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www.174555.com >

朱清时回应研讨真气:用迷信方式从新审阅科学 朱清时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02-04 04:45 点击数:

  教育应该恢复它的原来面目,就是得到常识,培育能力。这应该和一个人以后做什么没有关系。要做到这一点,我们还须要好多年的进化。

  我现在几乎想闭关了。为了逃脱关注,我很少出席外面的会,很少去做呈文。当大家都关注你的时候,我说每句话都可能被放大和曲解。媒体的影响力很大,一旦被歪曲,就很难改正。

  现在看,真正让我快慰的是,教改班的学生毕业后在海内外那么受欢送。这个证明比什么都有力。他们常常给我发微信,讲演他们的一些事儿。他们都已经是国际化人才了,盼望他们学成后回国服务。

  感触爱因斯坦的思绪

  朱清时:那次谈话我就意识到了,方才说“灵魂丢在后面了”,可能的起因是这几十年科技高度发展而且深入人心。但科技让人认为佛学的业力、业报思想是迷信,大家都不相信它了、把它摈弃了。

  好比人为什么要仁慈、慈善、共享?科学无奈证明这些。迷信是中性的,好人拿它做好事,坏人拿它做坏事。而且科学自身力气有限,它能证明的东西很有限。假如把它不能证实的都否认掉,这本身就不科学。

  过去资本家要发财,办工厂盘剥工人,这个挣钱的进程还得很长时间。现在靠人工智能,有些企业、有些人几年就占有上千亿美元的财产。

  朱清时:我说的“心物一元”,指的是:我们所感知的世界是一个由大脑虚构的世界。虚构将外界世界纳入主体内部教训,也使主体内部经验向外延长镶嵌入外部世界,使内外两个世界浑然一体。在这个意思上能够说,我们感知的物质世界是心物一元的世界。那篇文章讲的是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(出自《金刚经》),是佛学意识心物一元世界的基本方式。就是在不执著于事物的表相时,其本质就会浮现出来。比如浪花和睦泡是大海的表相,执着于浪花和蔼泡时就感到不到水。不要在意它们,才干休会水的性质。

  过于执着,就会偏离方向

  剥洋葱:怎样能力祛除这样的病症?

  朱清时:那个时候在风口浪尖上。我其实很镇静。我知道自己在做一件重要的事,只不过我说的事情有些人不理解罢了。

  我在杭州的多少天几夜都与这封信在一起,细心看了它的每一个细节,感觉我在和爱因斯坦对话。这是我终生中最巧妙也最美妙的时候。

  剥洋葱:现在回看南科大那5年,还有什么遗憾吗?

  办公室里生活痕迹很重,随处是书和古玩,甚至有些混乱。如果没有外出打算,他天天埋在办公室看书写文章,研究他可爱的古玩。

  科技要抑制地发展、应用

  朱清时:我最大的等待就是在找回人们自我束缚的底线,就是让大家意识到每个人应该为他人着想,应该学会分享。为此我想把些过去大家认为是迷信的东西,重新用科学的方法来审查遍。

2013年11月1日,朱清时在南方科技大学校门口。图片来自新华社

  剥洋葱:未来五年你最大的期待是什么?

  剥洋葱:你的研究办法是什么?

  剥洋葱:你是怎么理解这个问题的?

  教育也是这样。大家认为,好的教育培养出的学生在社会上贡献大,毕业生贡献大的学校就是办得好。教育的本意是要教学好,无论什么样的学生都能培养好。但发展到后面,大家就专门“掐尖”,抢新生,其实它的教学有多好吗?不一定。它把全国最好的新生抢去了,你教得再差,学生也会奉献大。这样就偏离了教育的本质。这是现在中国教育的一大病症。

  剥洋葱:8月25日,你在微博上发表文章《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可以发明什么?》,你认为我们感知的物质世界是心物一元的世界。你以王国维的三境界结尾,“昨夜西风凋碧树。独上高楼,望尽天边路。”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想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这个结尾是想表白什么?

  剥洋葱(ID:boyangcongpeople):你最近在忙什么?有什么让你动心的事情吗?

  朱清时:2004年,我第一次见到南怀瑾先生。他当初已经回到上海。我知道南先生是一个儒、释、道都很粗通的高人、智者,我想问个个别人都答复不了,而且大家都迷惑的问题。用一句大家熟习的话,这个问题是:现在人们走得太快了,灵魂已掉在后面。怎么办?

  剥洋葱:南怀瑾先生是怎么回答你的?

  剥洋葱:退休后,你研究科学与佛学的关系,是不是受到南怀瑾先生的影响?

10月31日上午,安徽合肥,朱清时在中国科技大学的办公室里接收本报记者专访。新京报记者吴江 摄

  现在回看6月这一场大争辩。有人统计了那一周网上的探讨,50%多一点的人是中破的,不持观点地围观。剩下百分之四十多的人旁边,刚开始有一半多一点不认同我的说法;另外一半稍少一点的,持支持立场。我对媒体回应后过了几天,支持和反对的比例就调转过来,支持的人就多于反对的人了。

  朱清时:中国目前教育的问题,是咱们把教育与一个人的社会位置和权利资源扭在一起了。比方高考很难改好,为什么?大家都想让本人的小孩进顶尖大学,怎么教导跟对学生的能力素质是否有利,就变得不主要了。衡水中学这个例子实在是这个现状的缩影,只有能进北大清华,学生怎么刻苦、怎么折磨都没关联。当前这个小孩有不才能素质,也不要紧,只要进了北大清华就胜利了。

  朱清时:我碰到那样的围攻,他们都看到了,也有科学界的专家暗里来跟我说,他们很理解我在做什么。我听了他们的话,就知道其实我做的、思考的事情没有错。必定要从科学角度让大家意识到,这个东西是有道理的,而后人们才会把我们的传统文明重新找回来。

义务编纂:张建利

  朱清时:科研最显明。1998年,我刚做中科大校长,有所大学就发现了一个考察科研工作的方法??数SCI论文数(由美国科学情报研究所收录的期刊所登载的论文)。因为SCI论文多的,科研也做得好,这是普通法则。后来考核指标执着于数SCI论文数,所有人都去关注SCI论文数。一关注就糟了。大家发现了很多其他方法来增添SCI论文数。科研就出了乱象。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就是不要执着于SCI论文数这个表象,应该去看科技程度本身。

  剥洋葱(ID:boyangcongpeople):除了佛学,其他范畴也是这样吗?

  朱清时:我认为我的义务已经实现了。如果有新闻,我也看看,但不评论、也不太动情感了。由于安静下来了,什么东西都不会太动心了。

  我时常上黄山。印象十分深入的就是黄山上的挑夫,背货物高低山的农夫。我们都很信服他们,一个人身上要负重一百多斤,太艰难了。我就问当地治理人员,为什么还要让这些挑夫这么辛劳呢?用缆车运货不是很便利吗?当地管理部分的人说明说,缆车是长处很多,而且价钱廉价,比雇挑夫成本还低。但是如果用缆车载货物,这些农夫就没有生存措施了,所以当地政府划定缆车不准载货物。现在人工智能可以做到无人餐厅、无人超市,但是人都失业了,谁来花费?

  原件是用德文写的,我当时已收集了有关的英文材料,所以知道内容。我长时间地看着爱因斯坦秀气的笔迹,用放大镜看纸张中的纤维,看笔尖如何划过这些纤维,从中感觉到爱因斯坦当时的思路。

  这些并没有被科学否定。另外,业力种子这些观念则是科学还不能涉及的。

  朱清时:前两天在杭州,我缺席一群年青企业家办的“荷塘小学”的开学仪式。有两位我的友人刚从伦敦佳士德拍卖会上,把爱因斯坦写的一封亲笔信拍回国内。

  朱清时:我就看佛学的基础观点中,哪些并没有被科学否定,而且可能是科学波及不到的。比如佛教讲“万法皆空”,这是佛法的根本原理之一,就是所有物资都是从虚空中“无中生有”地发生的。现在的科学也以为是这样,也到达了这个境界,比如弦论。

  朱清时:南先生对南科大这种教育改革一直是支持的。只是后来南科大办学中间的波涛波折太多了,南先生看到条件不成熟,给我讲了黄石公《素书》的一段话:“贤人正人,明於盛衰之道,通乎成败之数,审乎治乱之势,达乎去就之理,故潜居抱道,以待其时。”意思是,不要去做前提不成熟的事。

  半个多世纪前,我读高中的时候就崇拜爱因斯坦。当时不知天高地厚,还把“做中国的爱因斯坦”作为抱负。大学毕业前受文革思潮影响,我成熟地想批评绝对论中的“唯心主义”,却越来越懂得它的情理。后来才晓得,我们这样的一般科研职员,毕生无非就是理解和察看他实践中的一些细节,只能仰望他。现在古稀之后,我忽然见到了这个毕生崇敬的偶像的亲笔信,并且可以这样零间隔地接触和感悟,很冲动。

  剥洋葱:你还会持续关注南科大的变更吗?

  与他在科学方面的成绩比拟,人们更熟悉朱清时在教育改革方面的尝试。任中科大校长期间,他坚守“小而精”的办学思路,不圈地、不扩招。开办南方科技大学的过程中,他对自己心中教育改革的实际,引来普遍的社会关注。

  我那次去见南先生就是谈这件事。求教他应该怎么办,www.782233.com。他给我讲佛学,我很有兴致。因为我小时候,母亲和长辈的人说哪件事做得不好,都说那人“作孽”。这就是当时社会上的观念:人不能做坏事,做坏事是有业报的。当社会上还有这种观念时,每个人自我约束就有基础。在民间,这个基本已经延伸了两千年。后来人们没有了这种自我约束,社会问题越来越多。我始终在想:如果每个人都利己,没有业报的观念,没有底线了,社会就会出问题,这怎么办?。

  剥洋葱:但你还是坚持下去了。

  科学无法证明的东西,不能全体否定

  剥洋葱(ID:boyangcongpeople):他的回答,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?

  现在我已经老了,也不需要名目、经费、结果。我很乐意用科学的思维方法来看佛学中的道理。这个问题很难题,我知道自己很可能不成功。然而这个问题如斯重要,摸索一下老是值得的。

朱清时,化学家和天然科学家,中国科学院院士。曾担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第七任校长,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。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

  我援用王国维的这段话,因为他就是一个典范的例子。三境界的第一阶段,各种各样的事情你都去做,各种各样的运动都加入,想苦苦找出本相,但找不到。最后阶段,突然一下子豁然开朗。本来真谛就在你身边,只不外你过去因为执著看不到。这是对认识事物本质的一种活泼的描写。

  剥洋葱:5个月过去了,你现在是怎么的心情?

  剥洋葱:刚从南科大退休时,你曾对媒体说想放下了,愿望大家不要再关注你。但6月的风波让外界再次关注你,感觉如何?

  朱清时:这段时光我的心理状况很舒畅,也解脱了失眠。所有事情??从前我和大家都竭力寻求、斗争的事件??现在都放下了。我不再担忧良多事了。我当初独一的欲望,就是把我想研讨、想写的货色做得多一点,做得好一点。

  我们当初保持的一个基本思维就是教育的本质。不是上什么课、上多少课,是培养能力。我们教改班招了40多个学生,当时啥都没有。教养纲要、教材都没有,试验室也没有,老师也是刚招来。大家认为这些学生要像小白鼠一样被就义掉,我们却很有信念。因为教育的本质是能力。只要请到能干的老师和学生一起,边工作边学习,边教边研究,造就出的能力就比其余学校的都强。能力强了,知识不完全没有关系。以现在的技巧手腕,你只要有能力了,你要学什么知识都很轻易。

  朱清时:对大多数人来说,被关注是好事。这是有存在感、有影响力的表示。但在我身上不一样。我当南科大校长后引起的关注,好的、不好的两面敏捷裸露出来了。太被关注时,你做任何事情,都被大家放在显微镜下看着。任何小事都会被放得很大,你就没可能再去做很深刻的改造了。

  朱清时:我很尊敬南先生,知道他是对的,但我当时已别无抉择。因为当时已经招了第一批教改班学生,而且应聘了教学。我必须对他们负责。办教育跟做别的不一样。当官可以辞职,像陶渊明一样去隐居;但做教育,我辞职走人的话,他们的一生就会受到很大影响。所以我必须硬着头皮,哪怕是赴蹈汤火,也要让这个事有交代。如果是因为我自己不干了使别人受伤,那我就是在作孽。南先生也理解。

  剥洋葱:今年6月,你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举行了一场讲座,叫《用身材视察真气和气脉》,引发了一场风波。那段时间,你的心境怎么样?

  南科大的什么东西,都不会太动心了

  回看南科大的5年,我感到很荣幸,可能把5年干到底,而且干出样子来。我刚去的时候,只在地下室有一个办公室,是零出发点。实际上办学只办了三年。

  原题目:朱清时:用科学的方法从新审阅科学的东西

  朱清时:他给我讲佛学。佛学的主旨就是“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”,而且佛学不仅是说教,还发展了套体系的理论来阐明为什么必需自发地这样做。古代人认为这是迷信,这个道德底线就没有了。南先生激励我用科学的方法来看看佛学的思惟系统中有没有些道理。

  安徽合肥,暮秋的中国科技大学校园仍是绿葱葱的。中科院院士、原校长朱清时的办公室位于理化大楼二楼的角落里。门口没有牌子,很低调。

  剥洋葱:你在做南科大校长时遇到了许多艰苦,南怀瑾老师开端是支持的,但后来变成了反对。为什么?

  朱清时:现在科技发展得很快,大家忙于遇上潮流,都没有时间静下心来想想。你看现在的手机、网络、电商等,物质生涯前进得很快。然而谁想过社会应当如何应答?人的实质是什么?

2017年6月15日,朱清时在中国科技大学办公室里。新京报记者 付珊 摄

  剥洋葱:至今没有科学界人士站出来,公然支撑你。

  在弦论之前,物质的切实性体现在组成客观世界的砖块是上百种原子,这些原子都是由质子、中子和电子等基本粒子组成。这些基本粒子都被当作是物质实体,都是组成物质世界的“超级砖块”,因此可以把物质世界看作是物质实体。在弦论之中,情形产生了基本变化。过去认为是组成客观世界的砖块的基本粒子,现在都是宇宙弦上的各种“音符”。多种多样的物质世界,真的成了《金刚经》里的“所有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

  所以我现在做的这些思考、写的这些文章,除了微博没在其他处所发表,也不出书。

  2017年6月,退休后的朱清时因为一场对于真气的讲座,再次挑起争议。人们无法理解,也无法认同:一位领有中国科学界最高声誉的学者,年过七旬后竟转而研究科学无法证明的真气。

  朱清时:现在没有遗憾的感觉。因为我已经放下了,看这些都是很沉着的没有情感了。

  但是佛学的很多思想不被科学认可,并不是因为佛学的说法都与科学抵触,而是因为科学不需要它们。因为无法证明它们,所以不需要它们。

  现在人工智能的发展很快。大家都已意识到,在未几的未来,很多人都会失业。人工智能比人干得更好,本钱更低,更牢靠。人工智能简直可以代替人做所有工作。然而控制人工智能的只是少数精英,要不就是特殊聪慧的,要不就是特别有钱的。其别人都用不着了,那人类社会应该怎么办?剩下的人干什么?这些人到哪儿去挣钱?等到那时候,大局部人连想被克扣都没有机遇了。

  信邻近结尾的地方,爱因斯坦写了一段有名的话,既是对他的好友说的,大略也是对自己说的。“现在,他又比我早一点点分开了这个奇异的世界。这一点并不重要。对信任物理的我们来说,不论时间如许长久,过去、现在、将来之间的分辨,只是连续存在的空想。”这段话中吐露出他既看穿了世界也看穿了人生的心境。

  时隔5个月,当朱清时再次面对剥洋葱(ID:boyangcongpeople)记者时,眉头不再紧锁。他神色淡定地说,他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,不会被外界摇动。“我知道自己在做一件重要的事。”

关闭窗口